在水一方

别分离

浮世偶佳人

睥睨动心魄

乐与姑娘谈笑

别离心伤

别离心伤

难于佳人相望

几番思量

几番思量

且弃尘世之心

绽放爱恋之美


夜奔时

要是照真的躲起来了多好啊!

少痴散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人觉得朱厚照是个合格的天子,打他第一天上朝就没人觉得他是个合格的天子。当时,这个十五岁的,深谙皇家礼仪据说是聪慧过人的少年一开始是威威风风斯斯文文的坐在龙椅上态度颇像金殿巨龙的,可谁都觉得他眼睛不安分,或者说是眼波留转,简直是京师上元夜市的灯火。


        “都念完了吗?没别的事啦?”少年终于以一种亲切然颇随便的口气笑嘻嘻的说,他仪态完全变了,胳膊架起来,脑袋懒懒的架在那上面,无数双眼睛在沉默中交换了相同的看法,少年终于是完全的暴怒了。


         “你们一个一个,一个一个,这么多这么多这么多废话,怎么办得完事情!一早上听你们争这个骂这个,没有事可干了吗!”


         “此天子威仪之所系。。。。。”


         “闭上你的嘴,混帐!”小皇帝以一种无赖的姿态流利的破囗大骂:“两湖两广的赋税是你该管的事儿吗?户部的人,你当他们是死的吗?!”


          小皇帝在气急败坏让锦衣卫把人拖下去通通打死后忽然大笑起来,一千年二百年没有的事情,皇上在臣子面前笑的捧腹躬身!他说是朕傻还是你们傻呀都散了吧散了吧后扬长而去,金灿灿的腰带在空中嘲弄的飘舞。


         岂有此理,成何体统!


         臣子们厌恶朱厚照正如同朱厚照厌恶他们,这个年轻人诚然是英明神武果敢干练如同他父亲所称赞的那样,也确实如他父亲担忧的那样是个不折不扣的玩乐胚子,他学洋文,逛青楼,把孕妇接到宫里来,要亲手打袭向他的老虎。纵容刘谨然后诛杀刘谨,纵容钱宁然后诛杀钱宁,自称威武大将军跑到蒙古大战小王子,养心殿里通常是看不到他的,想见他得去豹房,会看到他醉醺醺抓着江彬指着老虎大声嚷嚷:


          “看那个,那个,朕能打十只!”


          杨廷和很少嫌恶于此,他既是这孩子的幼师便不能不怜惜他。陛下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了解这个秀发乌黑脸儿煞白长着一双猫儿眼的孩子。陛下是个孩子,这点杨廷和明白,他就是长到四十岁五十岁也还是个孩子,这点杨廷和也明白,孩子总是没玩够,孩子总是不喜欢人管,陛下理应有个皇兄,他理当作一个潇洒王爷富贵闲人可是他没有,他是他父皇的独子,他是个天才,他理当作皇帝,不能一直玩。杨廷和清楚的记得朱厚照从塞外回来的那个晚上,他铠甲上满是血,头发结满了灰尘,然而很活泼,像快要飞走的鸟儿。


        “你们急个什么啊,”小皇帝说:“朕有老天爷保佑呢。”


         “皇天不保佑失德的君主。”


         “行了吧,塞外那才叫个大呢,你是没见,那样高的天!那样好的马儿到处跑!老子想去那里去那里,怎么比不上在那又小又闷的宫里!”


          眼下威武大将军要死了,众人心里都腾出欢喜来。尽管明知大不敬还是希求他尽快咽气,他那骨节分明的手已经黄瘦的像御花园里的病梅了,曾经丰润的鲜活的嘴唇都塌下去,只是那双眼睛实在明亮,很开心要去探险的样子。


          “陛下,立罪己诏吧,好不好?”杨廷和柔声道。


         少年的脸抽动起来,他分明很像骂人,可终究还是微笑了。


        “去请好笔墨来,这种玩意,你让朕用它拟罪己诏吗!”


       奴才们总是跑的很快的,干活的奴才总是跑的很快的,宫里干活的奴才总是跑的很快的,可他们赶到的时候朱厚照已经死了,他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仿佛胜利的逃囚。


      杨廷和不觉得朱厚照死了,他只觉得这个没事就不见的孩子只是藏起来了,这是可以说的吗?他动不动就觉得朱厚照拥着刘姬在在他府中檐上喝酒,用竹杆轻轻戳他的脑袋。新帝同他表兄一样天才而骄傲,除了摆弄他那些木偶外没有任何特异之行,只是杨廷和每每对上他那双冷笑的桃花眼时就莫名毛骨悚然。,


       


            



【整活】大明热点 叁

*图片转载已获得允许

03

*朱祁镇退位

朱:“你说这次出征要多少大军呢?”

王振:“50万”

朱:“你说打这仗保赢吗?”

王振:“老奴能骗你,这仗肯定能打赢。”

朱:“要是打不赢怎么办”

王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咱大明所向无敌。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怕,微笑着面对他,加油!奥利给!”


我眼中的照和·贰

*这是一个纯分析文

02

        弘治九年,照照大概只有五岁,还没有正式出阁上学。老杨就被任命为左春芳左春允。(明清詹事府所属机构左春坊之职官。与左庶子、左谕德等共掌记注、纂修之事。是个正六品官)那时他还要忙着编修《大明会典》。给讲课的另有其人,什么讲经的,讲史的,朗读的,讲解的,基本和老杨没有关系,甚至期间还因为丧事,回乡守孝三年。

        照照自他5岁起,他看见的是规矩的儒臣,听到的是圣贤的道理。老杨是最早那批教官,也许他会对老杨有所感兴趣而去了解他,(毕竟就20个也不难认,据说照照能记得每一个教官的名字)。弘治十一年,照照正式出阁上学了。在师资力量20人里,杨廷和只能算是后辈。也许照照会在那些老师讲完课后,去送温暖,去了解老杨,但那时老杨还有自己的编修工作要做。所以这时候他最喜欢的讲官也不是老杨。这些师资教官里面每一个都不是简单的角色,随便一个挑出来都是十分的优秀。而老杨除了顶着个幼年神童的光环,在他们中间简直不起眼。他们真正开始成为亲密师生的反而是当太子的最后三年。

       老杨自弘治十六年做左春坊大学士兼侍读学士(正五品),他们的亲密时光自此开始。而照照也由开始的乖巧善良,逐渐厌倦了枯燥的讲读,对学习失去了热情。他变得开朗活泼,活泼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沉迷骑射游戏,官员还说要找人监督他学习的地步。从老杨的角度来说,他接触到的是最真实与成熟的照照,与以后没有太大区别。而最初那批资格老的讲官也大多迈入权力中枢,他在这个最合适的时候和照照培养好了感情,以后平步青云是没有问题的。这时候的朱厚照听惯了那些四书五经,他长大了,渴望接触外面的事情,求知欲甚强,而老杨刚好可以满足他的一切求知欲,他的性格也可以和让人头疼的顽皮太子相处融洽(风度翩翩,性格安静慎重,所作文章明白畅达,很有法度。他喜欢考究史事、民间疾苦、边防战事及“一切法家言”。史称其“郁然负公辅望”。)摘抄自百度。老杨可以跟他侃侃而谈,谈政治理想,谈时政要闻,谈地理人文。他们在最合适的时候培养好了感情,养成的彼此尊重的良好师生关系。

       这种尊重是不附加财富,权势的。他们就是一个年幼的太子和一个兢兢业业的讲官,多么的美好。在孝宗驾崩后,照照登基了,他开始接受百官的审视与监督,甚至是批判。老杨以后的时间里,多数时间要安抚他受伤的心灵,平缓由百官刺激产生的敏感激烈的情绪。老杨不骄傲,不自持身份,尊重皇帝,不谄媚。批评皇帝,精诚相待,忠言诱导。由此照照在面对老杨后来的批评时,也能虚心诚恳,(当然听不听是一回事儿),即使稍有偏颇也不耿耿于怀。

       照照不像明朝其他年少登基的皇帝,在糟糕的环境中成长,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父子猜忌,由此心胸狭窄,最后成长起来也是讳莫如深。(大家猜猜是谁?)。

        而老杨有一颗坚定的心,兼善天下,包容万物。他可以带给别人快乐,他的魅力,连绵至远,无穷无尽,震撼心灵,净化人心。所以顽石也会被感化,成就了他平和善良,兼善天下,君臣相得,鞠躬尽瘁,百折不挠的美名。



这是:太上大罗天仙紫极长生圣智昭灵统三元证应玉虚总掌五雷大真人玄都境万寿帝君。

大家来了可以留下足迹,点点关注行吗,长粉太慢了

我眼中的照和·壹

*这是一个纯分析篇 

01


他们真的很让人感动!谁能知道我最开始粉上的是大才子杨慎,后来才了解到了他的爸爸杨廷和,做为老乡,我对他们有十分的滤镜。然而照和首次正式同框一出来,我就感受到了当中火花。我最喜欢腹黑傲娇,在心中却又留有一丝柔软的反派角色了(照照有各种黑料在《明朝那些事儿》中,这不妨碍我就迷上他们了)那样我会觉得他很特别。

       我笔下的照和一路走来,彼此呢由陌生人,到朋友,到亲人。老杨的包容宠溺,温柔明媚,及时的维护,真心以待,让照照由感谢(带他兜风),到感动(埋骨灰),甚至变得依赖起来(这是以后的事)。青春是部残酷物语,失败了痛过了才会成长,时间会治愈所有 。照和之间的全部互动,都是一道道靓丽风景线,那种恋人间才有的感觉呼之欲出。

       老杨没有拿照照当高高在上的皇帝,而仅仅是个学生。照照生性高傲,连亲情都来不及细细体会,就被告知要当个圣明天子,最后与刘瑾的为伍。大臣还是要劝谏他,指责他,他会觉得飘零无依,越是不甘,心里越是躁动,内在却也更加空虚寂寞,想得到的也就越多,当他依赖的杨老师也开始站在他的对立面,他一气之下就外放了他(老杨去南京)。

       照照的美梦是偶然间萌生的。弘治皇帝驾崩,无边的孤寂、烦躁、笼罩之下,却有人日夜相伴,倾尽所有温暖(照照当了皇帝后,老杨是日讲官)。所谓温暖,人人渴求之物。而生而为人,最害怕的不过,孤独,无助。偏偏,在他最难熬的时候,遇到了承载着他如此美梦和希望骐骥的人。他极其缺爱,极度贪恋那份温暖。他要的不过如此,也是那个人本身。由于个性使然,他要的东西必须到手,所以他就本能地疯狂地想要占有。他只知道不能失去那份久久相伴的温暖,所以当他真的和当初那个温和的老杨有机会靠近时,期间相处几乎毫无快乐可言,(还是老杨去南京的事)说不到几句就没有耐心,当了皇帝就有无数的事,要听无数个人讲话,他们的时间不多。一提及甚至一瞬间想到过去时,眼里就会满是温柔留恋,他的梦,因老杨而起,也只能因他终结。

       而老杨在维持这份良好的君臣关系时,绝对起了很大的作用。其实照照是个很有主见的皇帝,刚一登基,刘健,谢迁两个辅政大臣就被赶走了,别说怪刘瑾,这个时候刘瑾还没有排面呢,绝对是他自己的主意。从老杨的奏疏里可以看见他其实很少说皇帝不该干什么,而是会说陛下你应该做什么。其他大臣的会把难题抛给照照,而老杨会自己处理好,而向皇帝请示。他就是那种踏实安心的人,工作能力强,又细心又温柔。很善解人意,很多时候其他大臣都不能理解照照话里真正的意思,而他能很快反应过来,再去安抚照照。照照自从刘瑾被杀了以后,就已经很少上课了。而老杨也当了首辅,工作繁忙。他自己本身性子也很执拗,不肯去豹房,除了特别重要的事情,大概也只有初一,十五见面。平时也有很多不长眼的官员上书骂皇帝,很多时候都是他在从中调节。即使这样照照该给他的排面一样不落,赏赐特别多,什么送银子啊,送布匹,尊重他的意愿,回家守丧,包括给他儿子定状元。

       比起我磕过的怨种CP万张,区别鲜明,从老张的文集里知道万历有特别多的赏赐,但我们都知道结局,那些赏赐真的好殇。人与人间的交往,靠的不是套路,而是真心。 真正的就是实实在在的朋友,要想获得真正的朋友,就要以真心换真心。 你珍惜别人,别人才能珍惜你。你坦诚相待,别人才能不耍心机。世上没有傻瓜,真正的傻瓜往往是把别人当傻瓜的那个。 真正的性任与依恋,不在套路,而在真心;不在数量,而在质量;不在锦上添花,而在雪中送炭。

在我眼里,照照就是个不懂爱的孩子,

笨拙的爱却是落在木枝上的雨滴,

你落一场雨,我就悄悄在心里开一朵花。

正德年间的贡船抽分

       正德之前,明朝的市舶司没有征税行为,不管是供船还是货船,全部归市舶司管。自正德年间实行抽分,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税收。因为明朝有禁海条例,只允许贡船定期停靠,货船是不允许进入,也不可能会收税。这是明朝贸易史上的一个重大转变,由此为海上贸易打开了一道门缝。

        正德抽分自正德四年开始,正德四年三月“暹罗国船有为风飘泊至广东境者,镇巡官会议税其货,以备军需。市舶司太监熊宣,计得预其事以要利,乃奏请于上。礼部议阻之,诏以宣妄榄事权,令回南京管事,以内官监太监毕真代之

       最开始实施十抽四, 正德九年,广东右布政使吴廷举,请准朝廷,在广东建立正常的番舶抽分制度,“不问何年,来即取货。致番舶不绝于海沙澨,蛮人杂沓于州城。”。明显的是鼓励番舶来广州贸易。因按朝贡贸易制度的规定,一般的国家只许三年一贡,不是朝贡期则番舶不准入境。吴廷举提议不问是否朝贡期,来则抽分和接待,因而番舶骤然之间多了起来,后来连与中国没有朝贡关系的葡萄牙商舶也开始贸易。所以谈迁《国榷》卷五说:“始榷进贡番舶,从广东右布政使吴廷举之请也。其后启佛郎机(即葡萄牙)之衅,谓廷举作俑矣。”正德十二年吴廷举与陈金又共同提议改成了十抽三,此后稳定了下来,没有变过。允许通贡国除了进贡的贵重物品以外,还可以携带货物就地贩卖,抽取的税款,全部归于广东布政使司。除了广东还有浙江,福建的市舶司也如此,甚至还计划多开几个。因为来往的外国人太多,交易的同时有军队驻守,进贡给皇帝的物品由市舶司收取,普通货物的关税向当地布政使司缴纳,关税收入十分可观。由此支撑了正德朝灾难频发,战争连绵,修宫殿所需要的钱财。

         正德皇帝本人也鼓励海外贸易,曾降下明旨:"各夷朝贡,例许稍挟私货以来,盖羁縻远人,宜俯顺其情,而不可过防,以伤其向化之心也。"

        自正德施行抽分后,私人海上贸易得到了巨大的发展。并且过去那种朝廷用高于贡品价值数倍的价钱"给价"的做法也得以改变,变成由专业的中介,即"牙人"评估货物价值,然后进行贸易,这种合理的等价交换使得民间贸易趋向正规。

         嘉靖初朝廷申严海禁,令地方贸易受到重大打击,海商走私的现象就越来越严重。包括初来中华的葡萄牙人,混迹在走私船队里前来贸易,后来逐渐租占了澳门。

       海禁命令颁布七八年后,广州一带遭受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市贸断绝,军民交困。所以在嘉靖八年,一些有识之士极力主张重开抽分。虽然禁令有所放松,但此后长时期内,广州贸易难以恢复正德年间的水平。

       我在杨廷和的回忆录里找到了以下片段,与后来的嘉靖海战,有一点点相关


        原来正德朝的安排是可以维持稳定的,但是嘉靖初,大议礼起,频繁更换官员,新任官员不熟悉这些东西,嘉靖皇帝拒绝佛郎机的入贡,佛郎机就赖着不走,最后的事态严峻起来,于是嘉靖二年开始海禁,贸易中断。

       嘉靖的海禁不仅破坏了私人海上贸易的发展,也严重影响了外国贡使与明朝的正常往来交流。如安南、占城、真腊等南海诸国只来一两次。

     隆庆年开放海禁后,市舶贸易掀起了一个高峰期。在新的形势下,因夷人报货不准确,市舶的抽分改为丈抽制。周玄日韦《泾林续记》曰:“广属香山为海舶出入噤喉,每一舶至,常持万金,并海外珍异诸物,多有至数万者。先报本县申达藩司,令舶提举同县官盘验。”“舶提举”即市舶司提举,为市舶司主要官员。《泾林续记》约成书于万历二十八年。观此则可知这一时期之市舶税,已由市舶司所掌握了。市舶税从地方政府手中转移到市舶司的手中,收入皇帝私囊。


        总结:从正德四年到嘉靖二年,十四年时间,大明海禁松动,与各国贸易往来,收取海贸税,探索出一条崭新的路,为后来的隆庆开关提供经验 。尽管是初次尝试,皇帝,官员,民众三方扮演这重要的角色。皇帝大力支持,官员积极管理,民众守法。因此走私,海盗之类的事情很少见。即使百姓与外国人会有冲突,但是当时的皇帝与官员们,也妥善的处理好了一切。由此他们之间的贸易才能长达14年,更难能可贵的是这收上来的钱全部交给地方官府,充入国家财政。不像万历皇帝收入自己的私囊。

       我觉得正因为这些税收是收入国家财政,官员们才会高效的解决问题,正德朝不成熟的海关贸易政策,才能持续的繁荣14年吧。


晨曦梵音

*朱厚照视角

前文:

风中的呜咽 》

星夜篝火 》

       眼前的风景逐渐转换,街巷小景深入胡同,四下全是造景普通的民宅模样。我以为杨先生为官多年,就算不是住豪宅大院,肯定是坐落青雅之地。眼前是一处占地颇大的府宅,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他仿佛看到腐宅外围有不少年久失修的痕迹。

       走进杨先生的家,奇异的是竟然没有门房往内走,去也不见半个人影,甚至把马牵进府内,除了睁大眼睛,完全不知道如何反应。

       为数众多的落叶,几乎掩住了脚下的石板路,踩碎落叶的沙沙声,一路想着让人不由得怀疑,这究竟有多久没人有人打扫了。

“殿下,臣才回京,家眷还没有到,没有打扫,您见谅。小心脚步,下面有——”杨廷和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太子绊到某个东西,然后狠狠的摔了一跤。

“哎呀小爷,您没事吧?”张永赶紧去搀扶。

“抱歉,脚下有块石头,臣有罪?”

“没事,你不要自责,为什么石板路中间会有一块石头啊?”揉揉跌疼的地方,绸缎鞋也有了污泥,伸手擦干净,指尖拨了拨底下的落叶一颗,大石头赫然出现。

“许是太久没住人,风吹的吧,殿下臣栓了马就去佛寺。”

-----------------------------------------

         佛寺肃穆威严,颇有气势,正殿前有一棵大槐树。繁茂的树叶,深刻古朴,深棕色的纹理细腻久远,隐隐有清雅气息。为坚定自己心中所愿所求,人们信鬼神依靠这些达到慰藉,香火不断,不止于求平安,还有求姻缘,求仕途、求子。接住一根从树枝上掉落的木笺,上面写着祈求来年收成的愿望,看了看,踮脚又重新系回树枝上。

       跨入大殿,立刻被明晃晃的黄铜佛像给迷了眼。高大的佛尊正垂着眼,慈蔼悲悯地凝视着自己,无形无言间安抚内心的烦躁。

       陌生的语言,出于好奇就循声望去,在一座弥勒佛前,在数根漂浮的幡布后,身着华丽官服的先生,说着西境佛国的经文。他忽而回眸,撞上了自己的目光,视线遥遥相对,越过飘摇在殿中的彩色经幡,穿过徘徊在四周的袅袅香烟,漫过在沉寂岁月中的一刻,殿外的古钟响了,一声一声的,仿佛在心里敲过,空明悠远。

        离开佛寺后,逐渐有喧闹的过路人声,孩童的嬉笑,小贩的吆喝,仰头是刺目的阳光,今天杨先生穿了官服,要一起回皇城,而自己与他已经有什么不一样了。

        以前不懂他的盛名,现在却觉得,他值得一切的赞美。他是圣贤君子,像瑰丽的珍宝一样闪着耀眼的光芒。他的气度与胸怀是如大海般容纳河川。百川流入大海,大海不嫌一切川流,川流之水与大海之水不相排斥,相互包容,相互无碍。杨先生的身上有一种能让人感受到温暖与幸福的能力,能永远活在安详的漩涡里,拥有了永不枯竭的幸福源泉。

-----------------------------------------

      在我眼里,照照这时候就是帅气又可爱,又苏又绅士,幽默风趣会逗人开心,敢作敢当。写这些就是觉得要他们增加几分了解吧,毕竟老杨教照照没几天,就回乡守孝。我理想中的照和,他们之间有着与别人没有的平等与尊重。

      我的墙头们,徐老师是鸟,老张是马,都是自由的灵动的,而老杨就是深沉的海。我觉得老杨和老张的身上有着“神性”,但不同的是老张说怒目的金刚,荡尽黑暗,而老杨是低眉的菩萨,普度众生。我把最美好的品质都给了他。他心怀天下却善良无比,有平等的思想(愿意去给素昧平生的士兵收尸),他就是有大地般的平等,海洋般的包容,阳光普照般温暖的关怀。在这样的老师教导下,他的学生们都个性鲜明,比如照照,比如小杨。